2018年7月23日星期一

超人特攻隊2

一套動畫的生命力,視乎多種因素去決定。即如:當中人物的外型設定,是否有型、有趣,或可不可愛? 又或者,故事內容的奇趣性與獨特性。再比如,整齣動畫的製作水平高不高?又或者,當中故事角色的可塑程度及多樣性的可能 等等。彼思/迪土尼的製作,除了《反斗奇兵》及《反斗車王》外,最可能再有第三、四、五集的,應該算是這齣《超人特攻隊》。

跟電影內部的時間設定一樣歷史遙遠,事隔多年,《超人特攻隊2》開首即承接第一集結尾的情節,然而,卻以「彈弓女俠」及超人BB為主角,讓超人家族繼續維護正義。容易被人猜中的劇情變成優點,再配以「密集」動感式體驗的畫面,讓合家歡進場的觀眾輕易收貨。

而作為旁線橋段的青春期反叛與「反斗超能BB」,也讓家長們看得開開心心。而錯漏百出,或頭腦不精密的「奸角」,更加是每齣彼思/迪士尼製作 成功的關鍵。

小朋友成長得很快,上次由父母親帶進場的朋友,很多已差不多大學畢業。趁他們仍肯跟隨父母入戲院,真正可選擇的電影又不多的這個暑假,值得花些錢去留些美好回憶!


2018年7月21日星期六

Wild Wild Country (紀錄片)

上一世紀八十年代初,一場涉及「性解放」及「超意識」 的「宗教共融社區」運動,從印度興起,席捲至美國,再由美國推廣至全世界。到最後,發起組織分裂成兩個部分。當事人中,有人不久後就離逝,有人入獄,亦有人聲名狼藉。事源於偉大的信念,而敗北於陰謀、計算錯誤、私慾橫流、貪婪、野心與及美國政府的「守舊」與介入。

主角之一,是七、八十年代起,到處演講,著作等身,文思都聰明絕頂,於八十年代末,改名作奧修(OSHO)的宗哲大師。影片紀錄以他的思想為核心所創造的「社區計劃」的幾個不同階段。當中涉及眾多的人物瓜葛,與及見證了許多於世俗人眼中的荒唐及所謂「邪惡」的事。

值得細味的,並不單是表面看到的內容,而是當中人物的思路。特別是當「社區」由盛轉衰,奧修由精明變得糊塗,再由表面「正義」的美國政府,以不同方法 去企圖 摧毀「社區」的每個轉接,觀眾可以感受到 人性的細微、複雜、婉轉。

而當事人的每次評論,即如:當中三大主角之一,作為奧修私人秘書的席拉的每次發言,都令人感受到當事人生命中的痛,與及信仰、宗教力量的玄異。

筆者年輕時,曾拜讀多本奧修的書,也曾幻想有一天到他所設立的「社區」生活。今次看此紀錄片,即覺往事如此虛幻,生命的重量可以如此的渾沌。

可從中對人性及信仰,有多層次的領悟。高度推介!

蟻俠2 (電影)

曾幾何時,美國DC Comics的英雄人物,特別是:超人和蝙蝠俠,是每個男孩都熱捧的偶像。而「正義聯盟」裡的眾多英雄,顧名思義,就更是正義的代名詞。他們的故事、電影,人人都耳熟能詳。卻不知從哪時起,「鋼鐵奇俠」、「美國隊長」和許多年前從未聽過的「復仇者聯盟」,卻取代了他們的位置。這一切,歸功於時代的轉變和Marvel於電影裡的重新創造。

DC Comics的英雄故事橋段,略有不同。Marvel裡的主角,都更接近時代對人性理解的感覺,個個都擁有性格上的弱點,而且更不像DC Comics裡的英雄,個個跟美國政府的意識與立場,幾乎都完全一致。至於在故事橋段上,Marvel的主角,心理傷痕亦明顯比較多,思維較為複雜,不會像DC Comics 的英雄定型公式般,心裡正直,故事橋段忠奸善惡分明。

但促成Marvel的更大成功,除了 因已變得糢糊暖晦的時代思維外,Marvel製作人傾注在漫畫人物在電影上的再創作力量,應記首功。像剛推出的這齣《蟻俠2》,除了是復仇者系列中的一環外,也用心把蟻俠的性格、心理,重新整固。這再配合今次電影的「輕鬆」定調,實在令人有驚喜之餘,印象難忘。

其實,傳統英雄故事的公式已過時,怎樣把英雄角色安頓在銀幕的創作虛擬科技上,才是真理。你可以沉鬱,亦可以囂張,但卻不能太單向、平面,變成個個差不多。就比如蟻俠,性格可以定位為輕鬆、「搞」笑,但他獨有的「變換體積」能力,就要充分運作。而且,祇要(每集的) 「內在故事邏輯」一致,怎樣增刪角色去豐富情節需要,觀眾應該都能接受。

以視覺為賣點的電影,甚至乎不需要傳遞甚麼「訊息」,但卻要求視覺刺激能一幕接一幕。以上,《蟻俠2》做到了,而且效果超越了筆者的想像。


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

末日困獸戰 RAMPAGE (電影)

狄維莊遜(Dwayne Johnson)從體壇轉戰影壇多年,早年半紅不黑,近幾年卻成功建立正面英雄形象,今次再度夥拍大導演畢特比頓(Brad Peyton),以歷險及CG特技掛帥,自然引來好此道者的關注。祇要CG交足貨,符合觀眾入場預期,已肯定可以封了蝕本門。問題祇是,劇情是否太求其,令觀眾留不下印象。

果然,由開首外撒離太空實驗室一幕,到海陸三大怪獸進逼大都會,視覺跟音響效果,都交足功課。而值得一讚的,還有賴皮牛仔探員與窮凶極惡的企業兩姊弟的綠葉角色設定,讓劇情有效過渡與舒緩之餘,更把情節豐富起來。

憑空創造的巨猩佐治,由頭帶到尾,一路掌握住觀眾的情緒。而臨完場前的「善終」安排,也讓人鬆了一口氣。

其實,人類對我們自己的猿猴祖先,一直存在一種親切而微妙的感情。今次角色安排,一如以往很多成功的兒童/動物電影一樣,就成功把握住這點。

至於野狼與獵人的故事,與及人類對巨型爬蟲類的情結,今次都能共冶一爐。

而更值得鼓掌的,是今次整齣電影,既沒有加入任何兒童角色,亦沒有任何拯救小朋友的橋段,祇清脆地圍繞巨物的破壞與人類的拯救,不落俗套。

這再加上最後一段的巨猩鬥巨鱷對決,精彩程度媲美當年金剛鬥恐龍一幕,絕對值得購票入場!

2018年1月24日星期三

CATS (音樂劇)

作為史上最受歡迎的音樂劇/歌舞劇之一,《猫》(CATS) 是有它的特殊魅力和斤量的。雖然歷來沒有劇評家對它特別鍾愛,與及除了主打《記憶》(Memory)一曲廣受認同而其他歌曲卻不甚了了外,對無分是否音樂劇迷來說,《猫》實際上是無人不曉的。

說起來,音樂劇也許就像恐怖(靈異或怖慄)電影般,劇情的合理與連貫性,祇要合乎最低的要求,畫面佈局合適、角色搶眼、音效出色,好此道者,便自然收貨,不會苛求。更何況,《猫》絕對超越最低水平,雖不至是幕幕精采,但至少有幾位主要角色的設定,令人印象深刻,而且唱造功架,能讓觀眾賞心悅目。

像猫領袖、舞王、神偷、魔法師等等,全部均性格突出,表演者須歌精舞勁,才能把他們忠實呈現出來。而幕幕歌舞,群戲連場的氣勢,亦非其他出名的音樂劇可比。這再加上別樹一幟的造形、化妝,《猫》劇幾乎一面世,就註定要成為音樂劇中的經典,長做長有,長有長做,成為後來者的模仿對象。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應該是休息後的下半場中的兩猫對決與及魔法師的表演,既符合戲劇理論中的衝突與高潮的設計,也呼應好劇本須屬「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」的說法。

而借猫喻人,在劇中亦已經是明喻,在下半場中,喧諸於上任猫領袖之口。而猫之高傲、任性與卓越不凡,也為部分觀眾造就了「自我心理投射」的平台。

由此看,《猫》劇的成功,絕非僥倖!

2018年1月3日星期三

仙樂飄飄處處聞 (音樂劇)

年紀大了,閱歷多了,就算再看同一部書,同一齣電影,所思、所想、所感受到的,也絕不一樣。更何況,今次看的《仙樂飄飄處處聞》(國內譯作:《音樂之鄉》) 是現場音樂劇,由 英國倫敦西端 製作,在澳門威尼斯人劇場上演 的版本。這較之筆者早年僅能從光影中重溫,由朱莉安德絲主演的 電影版,當然 絕不一樣。

然而,相同的,是兩者都同一樣的工巧奪目悅耳,每位演員都能唱、能演。這配上那幾首傳頌半個世紀以上的佳作,很難會讓人失望。

《仙》劇的故事,據說是源自當年納粹德軍準備吞拼奧地利時的真人真事。年紀輕時,人生資歷尚淺,看不懂。但今回再看,卻發現每一段都有讓人細味的地方。

第一段,思想宗教、大自然與生活。平凡是福,一切自有上帝帶領。第二段,說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音樂之奇妙,與教育的原意與實在。第三段,說年輕、說愛情之虛幻微妙。第四段,說婚姻、談勢利與現實。第四段,再談上帝的帶領與國家個人榮辱的決擇……。
而其中一幕宴會出現的〈再見歌!〉,更寫出到現在仍主導世界的「美酒與晚上是屬於 成人的」的世界價值觀。

故事結局是逃出生天,仿佛是一切均美好!但事實上,當年勢如破竹的 納粹德國,卻祇是 冥冥中 「出乎意料」的落敗。魔鬼,仿佛是敗在自己的糊塗。

歌聲悅耳,繞樑三日!

2017年12月29日星期五

玩轉極樂園 (電影)

迪士尼 加上 彼思 製作的電影,總有一定的斤量。單看製作團隊,帶定大小朋友去捧場,準能有一段愉快的電影時光。

今次的電影主題,設定在親情、感情與夢想之間的平衡;而副題則是亡靈與在生者之間的關係。而兩者又互為表裡,透過主角的經驗,巧妙的佈局,牽引出一個讓人窩心的故事來。

電影故事的橋段,是墨西哥的亡靈節;而銀幕背景,則有一半以上的時間,是設在靈界(彼岸) 內的。然而,一如墨西哥人亡靈節的狂歡愉悅,死生交融般,高明的色調運用與配樂,加上準確的劇情節奏,無論男女老幼看罷,都祇能感受到一份「說不出」的舒服。

電影中唯一奸角的口頭禪:「抓緊你的機會!」,可堪玩味。而電影中重複又重複的一句,「當世上沒有人再提起你,再記得你的故事」時,在彼岸中的那個亡靈,就會「終極死亡」,亦有讓人反省人生的價值。

墨西哥人對已離逝親人的悼念方式,與他們信仰中的靈界(彼岸) ,特別是當中的「生死無間」,跟中國人的祖先祭祀、清明、重陽(及盂蘭) 思想背後的種種異曲同工,既同又異,本來就是一個值得思考再三的課題。但製作團隊一招輕描淡寫、舉重若輕,把那度「彩虹橋」出入境   電腦化 官僚化,卻把筆者的心神也開闊了。

片中對男女間的愛恨情仇與抉擇,家族情結與禁忌,亦有一定的勾劃,頗值得欣賞。而最後值得一提的,不知是否筆者的錯覺,就是電影裡的很多場景,跟宮崎俊的舊作《千與千尋》裡的,總覺十分類近。

十分推介!